jserv: hack myself

美麗新世界

| Comments

晚間從新竹清華大學離開後,搭火車回苗栗老家的途中,本想利用時間閱讀隨身攜帶的 Bluetooth SIG 文件,卻不停回想 Max Lee 大哥今晚分享的眾多議題。返回老家後,我嘗試記下本周所見所聞 (大學授課心得、陽明大學參訪、論文閱讀、AppUniverz、農業推廣、醫療照護等議題),作為停筆許久的日記時,憶及七年前我做了如下的筆記;

在電腦科學的理論,Gödel 提出的 incomplete theorem 已經對邏輯、數學和計算的能力極限做了詮釋,在這個基礎下,我們可想見無法如上個世紀數學家 David Hilbert 對種種理論基礎抱持過於樂觀的看法,必須以更大的勇氣,艱困地與真理搏鬥,然而,很顯然地,人類的慾望沒有公式,甚至沒有可表示的描述方式,可援以預估風險因子。如果不看資訊科技,其他科技的進展更令人有這樣的感觸,特別是已邁入基因科技時代的我們,1997 年 Ian Wilmut 教授領導蘇格蘭研究中心同仁締造複製羊 - 桃莉 - 的新紀錄後,西元 2002 年時,前後耗資二十億美金的人類基因組計畫也告完成,人類基因圖譜定序邁入新紀元,即使對生物科技沒有太大認知的人們,多少也感受到生物基因科技的壓迫與快速發展,是此,這十幾年內關於道德、醫療,以及科技的爭論紛擾,沒有停歇的一日。

Aldous L. Huxley 的經典著作《美麗新世界》揭示著有一日,人類將扮演著造物者的角色,擁有強大的能力得以全面改造大自然與人類生命的構成,科技發展本身沒有錯誤,但是人類的傲慢逐步走上取代造物者的崇高地位,將主宰這一切的生滅消長,是否會釀造毀滅的危機,我們不得而知,但光看日益嚴重的環境污染,與以指數暴增的失控局面,種種警訊,逼迫我們去思考。道德與人文,或許是最後一道防線,當口口聲聲「追求更美好人生」的唯科學主義已然促成徹底的物化與崩解,唯有人文與自身最高的道德要求,才得以消弭因貪嗔癡、無法抗拒權力與利慾所造成之生命本質的隕落,或許,屆時批判與反思才是創造宇宙繼起生命的至善。若要驅使「當人文超越了科技,我們的夢想才能駕馭未來」陳述成立,或許還得加入道德與大智慧的前設。

當時的推論太果斷,如今自已踏入醫療電子領域,在我修正自己觀點的同時,又拋出若干開放的問題。

於苗栗老家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