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erv: hack myself

引導學生做出真正能用的電子產品

| Comments


在辦公室研究下學期開課的硬體,無論教學方式如何改變,這門課程的初衷「引導學生做出真正能用的電子產品」,是不會改變的。當然會有人質疑,在成功大學這樣的「研究型大學」開這種實作課程,會不會不適當?

記得幾年前,我閱讀了一本書《時光旅人》,描述任教於美國康乃狄克大學的理論物理學家 Ronald L. Mallett,在重要的物理期刊上,他發表了許多論文,探討時光旅行的可能性,並且籌建全世界第一部理論上最可行的時光機器。支持 Mallett 博士研究時光旅行的動機,來自他想回到童稚時期,與父親再次相會。

Mallett 博士在十歲時,父親不幸去世,他必須扛起照顧家人的重責,但他一直沉溺在自我否定、思父悲傷的愁緒之中,直到他閱讀到一本關於時光機器的科幻小說,才終於確定了他的人生志向:發明一台時光機器,回到過去,重溫幸福時光。而他的研究一路並非順遂,甚至在工作環境中,得從事與自身研究領域看似無關的題材,像是研究雷射、開發複雜的反射回饋系統。但 Mallett 博士的自身故事打動人之處,在於這些早年的工作經驗,反而是日後研究時光旅行時,突破理論思考框架的法寶,從而破除了美裔黑人在社會地位的魔咒。

Mallett 博士在書中提及:

「我的夢想,讓我遠離了州立監獄,進入了州立大學。」

只要全身投入,認真踏實地去鑽研,必能嚐到那甜美的成功果實。

親手設計與實作出一個電子產品,進而投入心力予以改善,最終為世人所採納,甚至改變人類生活,不僅是一個工程師的浪漫,我想,這對於有心從事研究的人來說,更是一個開創未來的機會。

早上閱讀台大電機葉丙成教授的文章〈回想我大學時期不堪回首的學習方式〉,其中一段:

「在我當學生的年代,老師給成績都不是很高。要成績優異符合超修學分規定,其實並不容易,超修的學生數量不多。但過去這十幾年來,台大老師給的成績普遍都變高了。所謂「成績優異」達到超修標準的人數大幅增加,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這個人數已經逼近一半的學生人數。所以修改超修規定,其實從另一個角度看也是因應成績膨脹所做的調整。 ... 台灣所面臨的挑戰日益嚴峻,而台大人背負的責任、面臨的競爭,也是越來越重大。怎麼樣的學習才能讓我們自己真的有競爭力?要追求好成績還是要追求真正深刻的學習?每個台大人都應該誠實面對自己,回答這些問題。」

一門課能夠給予學生的東西實在太有限,說要「改變學生的想法」,真的能在課堂中達到嗎?我不認為,充其量只能「引導」學生。我的作法是,帶著同學真的做出能用的產品出來,不只作給其他人看,更是讓自己去思考,那些藏在內心深處的問題。所以,咱們來作一隻手機、自幹出一台電視吧,藉由當今多樣又強大的工具,從而去回顧我們的專業知識。「專業」並非「故步自封」或「墨守成規」,而是人類演化的縮影,經由整理後,成為足以引導後進者的表率。

圖片是個用於工業控制的硬體,與這兩個學期使用的 SoC 是同一款,但應用方式則截然不同,很可能是用在波音客機的引擎研磨切割,也可能在居家照護中。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