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erv: hack myself

你我都有機會改善高等教育

| Comments


週末騎淑女車從台南市北門路到台南北門遊客中心,當完全用自己的力量前進了三十多公里後,見到這只鳥兒塑像,我想到下週就是學校開學,這學期的課程就此展開,我心中有幾分惶恐,伴隨幾分期待。我的教學目標很簡單,除了培養學生有軟硬體系統設計能力,再來就是「只要給我 22K 教書一學期,我保證經過完整訓練的學生,月薪是 66K 以上」(對濁水溪以南的學校,我開課甚至可不收費)。

照片這只鳥像用的材料很容易取得,估計成本也不高,但卻綻放了光芒,好不耀眼。參與了幾次大學院校的課程改進計畫 (藉由台灣零時政府眾多強大工具,很容易查出這些經費的去向,在此不贅述),看到動輒上百萬的預算,我不禁質疑,難道張羅這些資訊工程系所的課程真的如此所費不貲嗎?又,難道這些反映到我們的學生身上嗎?身為大學教師,又怎能對得起支持教育改革的納稅人?

我無意揭露細節,短期內也提不出解決方案,但,我想試試看,能否將開課的經費壓到夠低,並且確保授課品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像是嵌入式系統一類的課程,自然免不了要有足夠的硬體,搭配相關的軟體,我相信後者可藉由完全採用 open source 方案來解決,那硬體呢?總不能都要求學生用模擬器、紙上談兵吧?在 2013 暑期嵌入式短期訓練課程中,我嘗試藉由網路發動小規模「硬體捐贈 / 出借」方式,很慶幸獲得不少迴響,取得硬體的同學也相當珍惜地使用這些來自台灣各界的愛心。

一開始希望能吸引學生的興趣,讓同學體驗到「想做就去做」的 Maker 精神,特別在資訊工具如此進步的今日,不動手作點讓自己些有回憶、並能影響他人的專案,實在說不過去。這學期預計引入四軸飛行器和一系列的嵌入式裝置,從伺服馬達到無線通訊都有。這門課本身就是一場實驗:試著只向系上申請極少的經費 (小於 22K),其餘就咬緊牙關,嘗試從外界贊助取得資源,並且要求學生自己撰寫軟體工具,記得我以前在苗栗鄉下就讀時,學校老師不也是如此克難嗎?鄉下的國中老師照樣能教出考上北一女中、建中、中一中/中女中,與新竹實驗中學,甚至是奧林匹亞國家代表的學生出來 (而不用參加補習),用的就是自製的教具,以及讓學生體會到困境中堅定學習的方式。

我自己是納稅人,也是個曾經對高等教育失望的人,每次想到這些得直接或間接挑戰既有制度和陳見時,就不免會質疑自己。記得出身貧困、高工畢業的安藤忠雄曾說:

「如果沒有發聲,就不會有任何機會……如果你有一個想法,你必須要一直說,一直說。因為,菁英分子不容易被說服。」

只要我一天沒被學校趕出來,希望我能持續開課,探討嵌入式系統、作業系統、CPU 設計、編譯器設計,還有 C 語言程式開發,我懂的東西不多,但應該對同學多少會有點啟發,就野人獻曝地分享下去。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