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erv: hack myself

不要一個人追悼悲傷

| Comments

一早醒來,想起九年前的來信:

「就算因為想念而悲傷的同時,也還是可以快樂的;就算為另一個人難過的同時,也還是可以給別人幸福的;所以不要一個人追悼悲傷,知道嗎?」

我深深倒抽了一口氣,感嘆再過一個月就邁入第十年。背負著創痛,穿梭於夢境與現實之間,倘若真實世界已滿目瘡痍,那麼留在夢裡面是否更好呢?抑或,我一直活在夢境中,渾然無感環境的變遷,因而漠視關心我的人們呢?

於是,去辦公室讀書,試著轉移注意力。今年轉眼間要結束了,除了涉獵電腦科學和作業系統相關的研究,也接觸心律變異、生理訊號分析演算法,現在還涵蓋了材料科學到光譜分析。好似回到中學一般,周旋於這些主科之間,只不過現在唸書除了有錢可賺,還能學以致用,做出能用的產品,說來是幸福。

今天是成功大學研究所推薦甄試的口試,很快系館就湧入人潮,遇到幾位以前教過的學生,還有之前參加活動認識的同學,祝他們順利,希望日後我們有合作的機會。下午跟蘇老師談到新計畫,大受啟發,儘管蘇老師頻頻咳嗽,但仍堅持闡述想法,甚至還耽誤看診的時間,為了在這塊土地上作點事。我一直到了三十歲,才想懂自己能作什麼事,儘管一開始只是找一些留在台灣的動機。

lman 學長稍早的感言:

「回南部即將屆滿一年,每每回頭看都覺得這是個正確的決定。認識了很多新的朋友前輩,和接著的工作伙伴,及創業夥伴,並且可以和各界的朋友們進行著各種有趣的激盪進而產生化學變化。實在太有趣了」

而我待在台南逾 18 個月,有時會想,或許經歷了風雨,才獲得了彩虹,而幸福是什麼,大概是種感覺,當可感覺到幸福的時候,自己就是幸福的。在對的時間,在對的地方,遇到了對的那個人,這是幸福了。

其實九年前的來信還有一句話:

「人的力量很渺小,而改變世界是需要運氣的,退一步讓自己輕鬆點,就是讓運氣有機會左右你的未來,不也是一種有趣的賭搏?」

我一個曾經對高等教育徹底失望的人,現在投入教育,不敢定什麼具體計畫表,只是傻傻做下去;我掙脫舒適地帶,中年挑選了一個既要理解醫學又要貼近我未曾深入探索過的人群的領域,依舊缺乏具體的里程碑規劃,跌跌撞撞地走下去... 每次向他人介紹自己的近況時,不免羞赧得無法深入細節,但,卻至今仍相信自己選擇了一條該走下去,並自己仍愛這樣的選擇而堅持著。

或許只是缺乏一點運氣吧,總有一天會撥雲見日。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