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erv: hack myself

做中玩,玩中做

| Comments

蘇文鈺教授提到的一席話
「人生很長,看遠一點,玩還是要玩,不要過火,工作要做,但是要學會欣賞與 enjoy 你在研究的事,而不是老是想學位與賺錢,作中玩,玩中做,慢慢的,路在哪裡就清楚了」

令我頗有共鳴,我記得剛成為大學新鮮人時,總是想賺錢以擺脫家裡的約束和證明自己 (多麼空泛又自憐的話啊),無論去打工、販售軟體服務,還是與人合夥創業 (最後失敗,面對沈重債務的壓力,差點在成大研究生宿舍頂樓就自殺了),除了唸書以外的事,多少都沾了一些,但最後呢?不僅學業中輟,還賠上親友師長對我的信任和期許。

我很慶幸,自己還能符合兵役標準,在部隊裡待了 21 個月,那是我真正接受高等教育的地點,不僅靠自修,也是認真思考老師提及「解決 open 問題」的時候。以前作任何事沒有很認真想,直到這幾年才有機會去反省。

開發作業系統一直是我的興趣和堅持,儘管這件事早已超過技術問題,不是你有專業就能堅持下來,我們得面對第一項質疑:「自己開發的作業系統要用在哪裡?誰要用你開發的作業系統?」,為此,可能還要去開創嶄新的應用型態,只為了讓自己開發的作業系統有所發揮。

電腦科學家 Alan Kay 在 1970 年代說過:
「真正認真開發軟體的人,應該自己做硬體」(People who're serious about software should make their own hardware.)
這精神在 2007 年於 iPhone 發表會上,再次發揚光大,

大到一套完整軟體系統的工作流程,小到細部算法的優劣評估,都需結合底層 (電子、電機、物理原理、數學方法等等) 的基礎進行,而一旦脫離開此等「基礎知識」所作所為,不僅不科學,對於實際的工作情形來說也非最合理。

具體來說,每一行程式碼,無論高階語言、低階語言,最後也都要轉變成電子電路的 On 或 Off 這兩種工作狀態,而即便是數位邏輯也僅是模擬電路在連續工作狀態中的一些極端情況,最終的電路運作方式,仍是一連串的電器信號在半導體材料中「流動」。

這句話背後的含義和知識,是每位電腦科學或資訊工程從業者都該去瞭解、掌握並付諸實踐的,換言之,就是「基本功」的訓練,並且永不過時 —— 重提這種經典而紮實的學習觀念。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