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erv: hack myself

我和台中的緣份

| Comments

六月份受邀到台中大里高中 (現為中興大學附屬高級中學) 對全校師生發表演說,想到台下很大比例的聽眾是高中一年級學生,不自覺突然焦慮起來,我就讀高中時,這些學生甚至還沒出生,到底要跟他們談什麼呢?

說來我跟台中很有緣,儘管一開始不喜歡這都市。我第一次在大學演講,在台中;第一次在大專院校講課,在台中;第一次在高中演講,也是在台中。第一次遇到動心的女孩,在台中;第一次談戀愛,對象是個台中女孩。

高中聯考後,本來的計畫是拿台中一中的錄取通知,留在苗栗就讀一間私立高中以領取 50 萬元的獎學金 (當然一部分動機要拿來買新電腦),沒想到一切都談好時,一向支持我的家父,在暑假某夜將我喚醒 (我當時應該在 386 電腦前沒日沒夜地寫程式),和我說:「爸爸想了好幾個晚上,怕你以後會後悔沒去念台中一中,你真的念不下去時,可以轉學回苗栗念」

我本來就是很平凡的人,不過在高中聯考排名在中區前 150 名 (第一段組距),只想待在苗栗鄉下,安靜地活著,難道在鄉下唸書的人,不能考上醫學系 (截至高三前,我一直以來的心願) 嗎?既然如此,念什麼名校有意思嗎?本來我總覺得家父那句話是好心提醒,沒想到之後幾天,不時收到各方來電,勸我去台中唸書。最後我妥協了,規劃先去台中一中念一學期,然後再轉學回苗栗。後來,家父跟我說:「選擇了,就不要後悔」

或許是抱持這樣的心態,我幾乎沒攜帶什麼物品就準備去學校報到,父母親不放心,堅持要陪我一同搭車,於是我們三人搭乘台灣汽車客運 (國光客運前身) 從苗栗到台中 (此路線已停駛)。我望著窗外風景,一點都開心不起來,沒多久,聞到很嗆鼻的味道,那是強力膠嗎?是的,真有人在客運密閉空間吸食強力膠,實在令人費解。下高速公路時,司機才把那位乘客趕下去。

抵達台中一中時,我被學生宿舍前大排長龍的人潮嚇到,原來新生約有兩百餘位申請住宿,然後多數家長會陪同,有買棉被、盥洗用具,還有一堆大小不一的用品,不過我都沒買,跟家父推說不想排太久,開學後還可買,心中真正想法是:「反正只念一學期,根本就不必浪費錢買這些」

高中三年級的國文老師說,台中就是「風火城」,風化區和火災特多的地區,此言不虛,而且我還沒報到時,就在搭乘客運途中,從大雅路看過來,各式風化場所的招牌令人好不眼花撩亂。而開學第一周,竟然遇到在台中一中附近發生槍殺案,讓我一整個傻眼,這都市怎麼了?而且高中畢業前夕,還發生台中廣三 SOGO 百貨槍擊案。

開學前後與其說想家,還不如說是我想逃離這奇怪的都市,我本來就是苗栗來的鄉巴佬,台中對我來說,落差實在太大。晨間打掃時,被人問及從哪間學校畢業時,我回說苗栗縣通霄國中,同學一臉沒概念的模樣,之後又說「你一定是苗栗縣第一名考進來的吧?」這樣看不起人的話 (雖然那位同學大概不覺得),這樣的對話好像重複了很多次。

但上了幾堂課後,我發現台中一中的老師上課很認真,是我的運氣特好嗎?數學授課教師是簡秋蓉老師,擁有數學和電腦科學雙碩士學歷的她 (沒記錯的話,是當時學歷最高的教師,好幾位老師都稱讚過),第一週上課就教到超時,下課還回答同學的提問,她還贈送書本並題字給班上最高分和進步最多的同學,我很榮幸能收到老師的贈書幾次,在人生地不熟的台中,讓我覺得很溫暖,所以日後在大學教書時,我在能力所及,也比照簡老師的作法。國文課的周柏詳老師是師大畢業的國學泰斗,英文課的黃麗珍老師上課非常認真,課本寫滿了各式註解並不時補充多樣英文用語。

從我那一屆開始有美術班,自然這二十位女同學成為全校的焦點,結果我一天就因為擔任班級幹部,能和美術班女生一起出公差,記得那時候害羞到臉紅啊。我在學生宿舍住了整整三年 (包含畢業後回學校幫忙打掃),一年級上學期宿舍的寢室學長時任古典吉他社社長,很有才華,不時會在宿舍演奏,至今,我還常想起〈愛的羅曼史〉(Romance De Amor) 的旋律。

新生一屆約有一千人 (我那年據說還超收),來自苗栗的同學大概只有 10 位左右,不過這也不錯,趁機認識來自各地的同學,除了台中縣、南投縣、彰化縣、雲林縣,甚至還有人從台北、高雄過來的。唸書的空檔,聽同學們的成長背景,真的很有趣,也逐漸讓我對台中這都市慢慢改觀。我記得當時宿舍的寢室編號是 107,一個質數,跟 109 是孿生質數,入夜後,會有來自中友百貨的霓虹燈透入寢室,睡不著的時候,我就望著窗外,對著自己說:我要考上台北醫學院。

就這樣,原本只打算念一學期的我,出沒於學校榮譽榜、被票選為模範生,擔任了六個學期的班級幹部,擔任了五個學期的學生宿舍自治幹部 (由學生自主管理的宿舍,比照軍事制度,包含區隊長、正副大隊長,還有總隊長,全台灣僅台中一中有此制度),參加了校際競賽,談了很純的戀愛,甚至無聊到去競選畢聯會會長 (只是吃飽太閒),為了抗議黨國教育的「三民主義」,我在考試中點火燃燒試卷 (事後卻拿到 90 分,老師說我已經理解這門學科了)。這三年結交了很多好朋友,至今還有聯繫,甚至是工作夥伴。

後來陸續認識幾位中部的女生,他們無論個性、才華,或樣貌都挺好,雖然最終沒什麼結果,但他們充實我的生命,或許是愛屋及烏,我對台中的印象變好了,有一度我還想在台中工作。記得某年考慮過一份台中的工作,薪資只有當時我在台北任職公司給出待遇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那我為何考慮呢?因為辦公室在台中科博館附近,我上班可隨時去科博館找靈感。

回憶有如潮水,頻頻湧入腦際,罷了,我真的要對高中生談這些風花雪月嗎?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